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810313.com > 正文

平成最后的“红白”,唱出“演歌”的落寂

发布时间:2019-01-04 点击数:

红白出场的米津玄师

这样一个历史性的时刻,若干“大物”的出场自在情理之中。作为主办方的NHK几乎在最后一刻才把因为一曲《Lemon》红得发紫的米津玄师请上了“红白”(固然是场外联线),能够说是很拼了;老牌乐队“南天群星”现身主会场,也算给足了NHK体面;甚至早在2013年就在创下红白歌合战出场最高记录(50次)的北岛三郎也决定在今年复归,更让“平成最后的红白”增添了多少许历史的厚重感。

北岛三郎的50(+1)次“红白”出场,前无古人,想来后也不太会有来者。今年“红白”会场出场最多白组(男)歌手的五木宏不过48次,而红组(女)歌手出场记载保持者,算上今年已经连续3届担当白组压轴的石川小百合更是只有41次。

红白复归的北岛三郎

不外,他们三位有一个奇特的身份??“演歌”歌手。“所谓演歌(Enka)”对大多数中国人而言是个既陌生又熟习的名词。其字面意思显得费解,跟“艳歌”的别称混在一起,就更容易让人觉得稀里糊涂。但说它熟悉,是由于不少演歌有其中文翻唱版本,譬如邓丽君的《空港》与《我只在乎你》。而在上世纪80年代由著名歌颂家蒋大为所演唱的日本歌曲《北国之春》更是一首地地道道的“演歌”(原唱千昌夫)。因为历史上的关系,良多早期闽南话歌曲直接照搬了日本演歌的曲调,所以日本演歌在今天一些国人听来,第一反应往往是为何是满满的“闽南风”,显然是轻重颠倒了。

2018年的最后一个夜晚,明治维新当前就改用阳历的日本迎来了自己的“除夕”。作为如同春节联欢晚会个别的存在,日本音乐界乃至娱乐界年度大戏的“红白歌合战”也在这一天迎来了第69届的演出。因为2019年5月日本将改用新的年号,历时30年的“平成年代”即将划上句号,于是这一次红白歌合战也就成了“平成最后的红白”。

诚然北岛三郎曾经不无自豪地说过,“法国人有世所周知的香颂(chanson),美国人有代表美国精神的爵士乐,日本人则有演歌”,但实际上“演歌”的历史绝对无奈与诸如歌舞伎、狂言之类的日本所谓“国粹”平起平坐。说穿了,它切实就是日本最古老的盛行歌曲,其历史距今不过一百多年。“演歌”最初的起源可能追溯到19世纪80年代,自由民权运动的斗士们以歌代替演说的“壮士歌”。自由民权运动因为受到明治专制政府的打压,印刷品被没收,演说会场被捣毁,因而日常活动就不能按畸形的方式发展。于是,自由民权的斗士们就纷纷走上街头,将其政治主张用演唱的形式向观众宣传。因此演歌原本就是“演说的歌”的意思。1890年之后,演歌内容转变成为恋情、悲剧相关的歌曲,逐渐判断了自身在日本歌唱界的地位。

下一篇:没有了